珠世 wiki。 火焰宝珠(道具)

珠世

珠世 wiki

携带该道具的宝可梦在每个回合结束时,如果没有处于状态,则进入灼伤状态。 對於特性的宝可梦無效。 火焰宝珠时,会使命中的宝可梦陷入状态。 包包信息 游戏版本 图示 口袋 包包说明 購入 售出 道具 触碰后会放出热量的神奇宝珠。 携带后,在战斗时会变成灼伤状态。 — 100 道具 触碰后会放出热量的神奇宝珠。 携带后,在战斗时会变成灼伤状态。 — 100 道具 触碰后会放出热量的神奇宝珠。 携带后,在战斗时会变成灼伤状态。 — 100 道具 触碰后会放出热量的神奇宝珠。 携带后,在战斗时会变成灼伤状态。 — 100 道具 触碰后会放出热量的神奇宝珠。 携带后,在战斗时会变成灼伤状态。 — 100 道具 触碰后会放出热量的神奇宝珠。 携带后,在战斗时会变成灼伤状态。 — 500 未知 触碰后会放出热量的神奇宝珠。 携带后,在战斗时会变成灼伤状态。 — 500 道具 触碰后会放出热量的神奇宝珠。 携带后,在战斗时会变成灼伤状态。 在对应版本中,所列宝可梦可能没有出现,仅代表游戏数据。 训练家的宝可梦携带 地点 训练家 宝可梦 版本 阿速 Lv. 对本表格列出的宝可梦使用、、、可以偷得此道具。 自《》起,从训练家的宝可梦身上获取的道具会在战斗结束后消失。

次の

京氏易傳 (四庫全書本)

珠世 wiki

以下内容含有 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过去 过去还是人类时患了绝症,无法活著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安长大,后遭到无惨的欺骗变为鬼,导致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与孩子,因此恨透了无惨,私下甚至有想反抗的想法,但却因为摆脱不了无惨一直忍受着。 因无惨重伤,而得以暂时脱离无惨的控制,自身是因为医术高明而被无惨重用。 最终与缘壹达成协议,一同想办法对付无惨,并被缘壹放走。 为赎罪而行医 为了赎罪而随时记著无惨之事,后来成为了第一个脱离无惨控制的鬼,通过饮少量血液来存活,并成为了医生医治人类。 某次为了诊救了患了的,在经过询问后将其变为了鬼,使其得以续命。 此后与鬼杀队取得联系,帮助鬼杀队对抗无惨,甚至研发出一种日轮刀技术用以下毒,帮助杀鬼。 战栗的邂逅篇 在浅草一带居住的她因为在路上看到炭治郎帮助被无惨变鬼的人类后,决定帮助炭治郎兄妹俩人并用自己的血鬼术与愈史郎带他们逃脱到自己的住处,为了帮助祢豆子变回人类,希望炭治郎尽可能去搜集的血,但在此期间遇到了鬼舞辻的部下和的袭击。 听到炭治郎提到可能是把你们当成家中的某人了吧后落泪,因数百年间第一次有人称自己是人类,抱著祢豆子哭泣。 机能回复训练篇 其活动不知从何时起就被鬼杀队的当主产屋敷家发现,于柱集结篇章中曾向炭治郎提及珠世之名。 炼刀师之村篇 与炭治郎的中提及祢豆子的血在短期间内的惊人变化,并有可能克服阳光。 柱指导训练篇 在某日被的鎹鸦通知协寻合作,接受了打倒鬼舞辻的提案。 并在其间与胡蝶开发了可以毒死上弦的剧毒,并帮助很蝴蝶忍改造体质,让其身体流着紫藤花的血液。 无限城决战篇 在身亡后突袭了无惨,在无惨吸收了自己的手后告知了对方,在刚刚吸收的手上有变回人类的药,此后与无惨僵持。 在柱被支开后,与鬼舞辻进行了长时间的消耗战,并且遭到重创,只身与无惨待在无限城最深处。 鬼舞辻在 缓解毒后再次重生,并吸收杀害了前来协助的鬼杀队员。 并且嘲笑著珠世,最终含著家人之死的恨而 亡 ( 吸收 )。 决战前带了自己的猫并将其鬼化,将剧毒的解药及发射机关放在其背上,后在柱对战无惨时发挥了作用,足见其杀无惨的决心和执念。 在无惨发现体内不对劲后被无惨以身体中的珠世细胞巡查记忆并召出,告知无惨体内下的毒实际上至少有四种,有变回人类的药、老化的药、防止分裂的药、破坏细胞的药,在鬼杀队众人与无惨的持久战中起到了决定战局的作用。 结局篇 无惨死去后,愈史郎为抒发自己对珠世的思念,以珠世为创作模特绘制多幅画作而成名,珠世的样貌也因此被众多世人知晓。

次の

牟尼珠。摩尼珠。如意寶珠

珠世 wiki

以下内容含有 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过去 过去还是人类时患了绝症,无法活著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安长大,后遭到无惨的欺骗变为鬼,导致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与孩子,因此恨透了无惨,私下甚至有想反抗的想法,但却因为摆脱不了无惨一直忍受着。 因无惨重伤,而得以暂时脱离无惨的控制,自身是因为医术高明而被无惨重用。 最终与缘壹达成协议,一同想办法对付无惨,并被缘壹放走。 为赎罪而行医 为了赎罪而随时记著无惨之事,后来成为了第一个脱离无惨控制的鬼,通过饮少量血液来存活,并成为了医生医治人类。 某次为了诊救了患了的,在经过询问后将其变为了鬼,使其得以续命。 此后与鬼杀队取得联系,帮助鬼杀队对抗无惨,甚至研发出一种日轮刀技术用以下毒,帮助杀鬼。 战栗的邂逅篇 在浅草一带居住的她因为在路上看到炭治郎帮助被无惨变鬼的人类后,决定帮助炭治郎兄妹俩人并用自己的血鬼术与愈史郎带他们逃脱到自己的住处,为了帮助祢豆子变回人类,希望炭治郎尽可能去搜集的血,但在此期间遇到了鬼舞辻的部下和的袭击。 听到炭治郎提到可能是把你们当成家中的某人了吧后落泪,因数百年间第一次有人称自己是人类,抱著祢豆子哭泣。 机能回复训练篇 其活动不知从何时起就被鬼杀队的当主产屋敷家发现,于柱集结篇章中曾向炭治郎提及珠世之名。 炼刀师之村篇 与炭治郎的中提及祢豆子的血在短期间内的惊人变化,并有可能克服阳光。 柱指导训练篇 在某日被的鎹鸦通知协寻合作,接受了打倒鬼舞辻的提案。 并在其间与胡蝶开发了可以毒死上弦的剧毒,并帮助很蝴蝶忍改造体质,让其身体流着紫藤花的血液。 无限城决战篇 在身亡后突袭了无惨,在无惨吸收了自己的手后告知了对方,在刚刚吸收的手上有变回人类的药,此后与无惨僵持。 在柱被支开后,与鬼舞辻进行了长时间的消耗战,并且遭到重创,只身与无惨待在无限城最深处。 鬼舞辻在 缓解毒后再次重生,并吸收杀害了前来协助的鬼杀队员。 并且嘲笑著珠世,最终含著家人之死的恨而 亡 ( 吸收 )。 决战前带了自己的猫并将其鬼化,将剧毒的解药及发射机关放在其背上,后在柱对战无惨时发挥了作用,足见其杀无惨的决心和执念。 在无惨发现体内不对劲后被无惨以身体中的珠世细胞巡查记忆并召出,告知无惨体内下的毒实际上至少有四种,有变回人类的药、老化的药、防止分裂的药、破坏细胞的药,在鬼杀队众人与无惨的持久战中起到了决定战局的作用。 结局篇 无惨死去后,愈史郎为抒发自己对珠世的思念,以珠世为创作模特绘制多幅画作而成名,珠世的样貌也因此被众多世人知晓。

次の